做负责的区块链媒体
下载链得得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链得得深扒】“交易挖矿”交易所Coineal大败局,15天的短命繁荣

链得得雅烁
链得得雅烁

08月09日 小钛妹

摘要: “真实的交易量远不足以弥补大矿霸流失所造成的平台流动性空缺,新用户投入的资金对于挖矿交易模式所需要矿霸支撑的交易量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在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世界里,数字货币交易所身居币圈生物链的顶端,永远是最中心化的存在。

连日火爆的“交易挖矿模式”将一批新兴的交易所推至风口浪尖,一时间成为数家投资者与项目方趋之若鹜的对象。这一模式有两大特点:一、交易即挖矿,即将用户交易所产生的手续费折算成等值平台币,按极高比例返还给用户。二、持币分红,即平台将用户交易手续费收入的80%返还给平台币持有者。

自FCoin让“交易挖矿模式”一战成名后的短短一周内,“交易即挖矿”的效仿者已跃升至50多家。7月4日,在多家媒体报道中,一家默默无闻的交易所Coineal一夜爆红,号称其BTC和ETH交易量超越币安、火币和同为挖矿交易模式的FCoin。这家交易所自6月30日上线平台币NEAL并开启“提供流动性即挖矿、持币分红”模式之后,仅5天实现了用户量和交易量的暴增,甚至在部分第三方统计数据中,一度跃居BTC和ETH全球交易量首位。

就是这样一个“冉冉升起”的交易挖矿平台,伴随着平台币价的剧烈震荡下行,无法兑现高额分红;仅时隔15天后,在“刷单”、“骗局”、甚至“传销”等传言中,如流星一般,迅速结束了自己曾给予厚望的“交易挖矿”模式。

这15天内,究竟发生了什么?【链得得深扒】栏目对此进行了独家整理与调查。

一场离奇的砸盘事件

早在6月30日,Coineal平台交易挖矿上线当天,就出现了一次极端交易的回滚操作。当日中午12时,原定为上线平台币和交易挖矿时间,午间公告突然声称平台因数据维护将上线时间推迟至13时。直至当晚19时43分,该项业务在首页仍未见启动,官方公告显示挖矿的数量暂时无显示,但是已经在正常运行中,有可挖矿图标的交易币对交易都可以挖矿,并且第一次挖矿释放会在当晚24时如期而至。公告不断推迟,平台币价格却一路攀升。当日Neal平台币价从0.4元人民币上涨至1.32元,涨幅超过230%。然而,在当夜24时之后,短短五分钟内币价大幅下跌至0.09元,跌幅为69.99%。

据当晚亲历者向链得得App描述,在Coineal官方微信群中,官方对此次币价大跌给出的解释是,操作失误解锁了全部的Neal。声称将在第二日回滚异常交易,并对私募投资人予以一定量的补偿。这一轮造成大量投资者实际损失的异常交易,使用户对平台原本的不信任与对资金安全的担忧在几日后集中爆发。

(Neal平台币价格波动k线图)

链得得App观察,Coineal平台正式开启交易挖矿几天之后,市场上开始有大量文章传播“黑马交易所交易量跃升首位”的推广内容,令不少投资人开始密切注意Coineal这家后起之秀。然而就在第二天,7月5日,Coineal平台币NEAL便迎来了又一轮疯狂的价格暴跌,跌幅超过69%。

对此,Coineal白皮书中“机构投资唯一指定的投行顾问机构”棱镜资本,其创始人张璐在Coineal私募微信群中做出解释:“此次Neal价格波动,系交易所为清除80多个大矿工而砸盘所致,此举亦为保护散户的利益。并且在官网未发布公告的情况下,平台减少挖矿手续费和控制Neal解锁速度,以此改变当前价格不合理的局面,更好地稳定币价而后再重启挖矿。”

此外,官方为稳定用户情绪还表示,将要上线“自动挖矿托管服务” 以杜绝恶意刷单等行为,也就是Coineal在前期大肆宣传时提到的“挖矿机器人”。

(7月5日棱镜资本张璐Iris在微信群中对砸盘事件的解释)

可蹊跷的是,同样对于7月5日本轮币价暴跌原因的公开解释,作为Coineal唯一指定投行顾问的棱镜资本与Coineal官方在7月15日发布的道歉信内容完全自相矛盾。

Coineal官方在这封《Coineal及棱镜资本合伙人陈俊宏的公开道歉信》中指出,在7月4日开始的价格大跳水之前,Coineal出台了一系列规则来限制恶意刷单行为导致大矿工集体砸盘离场,尽管平台当时把之前所有利润都用来进行接盘,希望能够扛住跌势,但是价格进入跌势,加快产量增加,从而进一步导致交易量下降和价格下跌。

本次砸盘事件,究竟是“交易所主动砸盘”还是“大矿工主动砸盘”?对此首席顾问方和平台方各执一词,越发迷离。由于“交易挖矿模式”天然容易吸引专业矿工进场套利,按照Coineal官方说法,交易所从自身利益诉求出发,为夺取控制权而利用砸盘的方式清理矿霸,此行为也将直接牺牲投资人和用户利益。

陈杰是NEAL平台币私募阶段入场的投资人,也是NEAL破发之后众多维权人中的一个。他告诉链得得App,平台为夺回自己对平台控制权而私自清理矿霸的行为,并非正义。并且当时承诺的由于清理矿霸而给用户的补偿并未到位,因此众多维权群都流传出棱镜资本“携款跑路”的传闻。

针对众多投资人对棱镜资本跑路的指控,Coineal团队向链得得App回应称,“平台在正常运营,并未跑路,这只是二级市场的用户因亏钱而谣传的。”

一串上币发行的资本利益链条

公开信息显示,Coineal交易所的第一个上线币种是MT(My Token),在MT今年4月同期上线的10家交易所中,初生的Coineal作为首发交易所,设计了一系列营销活动,连续半个月狂送1688MT,用户注册、充值、登录、交易都能获赠MT及平台币NEAL,此举使MT的代币流动性得到极大提升,并在三天之间上涨达300%。伴随着MT的增值,Coineal交易平台也搭上了快速崛起的顺风车,截至发稿前,上线MT的交易所已有17家,而Coineal的MT交易量依然是最大的。因此,在链得得App联系到的多名投资人均一致认为,Coineal与MyToken团队有非常深厚的渊源。

作为MyToken的独家发行机构,棱镜资本也开始走入公众的视野。根据其官网及此前媒体采访公示信息显示,棱镜资本为陈俊宏和张璐共同创立。投资项目包括Mytoken、金色财经、比特派钱包、EOS引力社区等股权项目。其创始人陈俊宏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Coineal交易所是黑马,目前为止MyToken与Coineal两个项目并非出自同一个团队。

(棱镜资本两位创始人的公开信息整理)

那么棱镜资本是否真的如他所说,与Coineal交易所只是单纯合作关系呢?

Coineal创立于2018年,其官方宣传声称该平台由中韩两国资深区块链从业者、数字货币投资人、技术极客打造,团队曾主导和推进多个区块链项目快速开拓中韩两国市场。Coineal白皮书显示,机构投资唯一投行顾问是Spectra (棱镜资本),棱镜资本是一家做服务区块链项目的投行机构。根据Coineal维权投资人陈杰的爆料,棱镜资本也作为Coineal平台币NEAL私募阶段的二级经销商,公开主持了NEAL的代币发行工作。

(Coineal白皮书中对棱镜资本的说明)

在7月5日NEAL币价大幅跳水之后,陈杰等早期投资人纷纷开始找棱镜资本讨要说法。与此同时,链得得App发现,棱镜资本官网的创始团队信息开始变模糊,创始人名字为英文,照片空缺。但依旧可以根据领英网和公开采访等信息判断,陈俊宏和张璐是该机构的创始人与主要负责人。这也可以解释,为何Coineal7月15日的公开道歉信是由棱镜资本合伙人陈俊宏发布的。

(棱镜资本官网中陈俊宏与张璐的公开信息)

在链得得App查询的注册工商信息显示,陈俊宏与张璐于今年5月29日和5月31日分别在北京注册了两家科技公司,其中一家名为“柯因利尔科技有限公司”,与Coineal英文音译同名。

“这样的不谋而合,不禁使人想到Coineal平台实际由棱镜资本的陈俊宏与张璐控制,而并非公告中所提到的‘中韩两国资深区块链从业者’。”Coineal维权投资人陈杰说。

他进一步指出,在Coineal交易所出现重大操作失误与关闭交易挖矿模式这两件重大事件(如前文所示)时,皆由棱镜资本的两位合伙人第一时间出来解释与致歉,Coineal和棱镜资本团队的关系远没有陈俊宏说的那么简单。

(棱镜资本创始人陈俊宏与张璐的其他公司注册信息)

短命的“挖矿交易”平台

链得得App梳理的公开资料显示,从6月30日开启“挖矿交易”到7月14日官宣关闭,Coineal的“挖矿交易”生命仅延续了15天便戛然而止。Coineal于今年4月开始运行,NEALToken (即NEAL)代表平台所有权益,总量100亿个,采用“提供流动性即挖矿”模式,用户在Coineal上提供流动性即可开采出NEAL。NEAL作为Coineal平台的生态权益凭证,持有NEAL可享受资产增值、平台收益分享、监督、投票等系列权益。

根据Coineal的白皮书信息显示,主要的分红方式如下:

A、提供流动性挖矿:为系统贡献流动性即为挖矿,用户每天挖矿的手续费将100%以等值NEAL返还给用户。其中,58%的NEAL作为挖矿储备,逐步分配给交易用户,21%的NEAL通过预先发行的方式为生态基金会所有,将用于开发投资价值项目。剩余21%的NEAL为团队及私募投资者所持有,私募的平台币会按照一定比例每日解锁。

B、平台手续费分红:平台每日手续费收入的80%分享给每个NEAL持有者,手续费分享多少根据用户持有NEAL的比例。Coineal平台每小时会更新显示交易和分红情况,每12小时分红一次,每天中午12点和午夜12点统一发放收益。

与当下“交易挖矿”最火热的交易所FCoin相比,Coineal在规则设计上有两大不同,一是将“交易挖矿”升级为“提供流动性挖矿”;二是提供限量矿机账号,一级账号挖矿回报率高达150%。

提供流动性挖矿,根据其官方介绍,优势在于“在流动性挖矿这套体系里,Coineal初期会把挖矿利益留给真实的个人投资者,用户用时间和劳动来获取收入”。Coineal认为FCoin模式中的交易手续费100%返还和邀请注册额外奖励20%的机制,会吸引大量刷单者和矿工套利团队,这可以让平台交易量迅速爆发;然而一旦挖矿收益下降,用户也会抛售平台币并迅速撤离,导致平台交易量迅速下降,平台币价格暴跌,最终整套体系就会崩塌。

提供限量矿机账号,即用户在交易所的账号如同比特币的矿机,根据不同用户的交易量划分账号等级,如同不同型号的比特币矿机。根据Coineal白皮书显示,“交易所会给用户最大让利,挖矿回报率远远高于其他交易所。”根据不同账号的等级,其“虚拟算力”有高低之分,挖矿回报率也会差很多,但是白皮书未提及限额和分红额度。

然而,这两个所谓的优势并没有使Coineal发展更稳更长远,在实际交易情况的复杂性和持续的价格走低之下,7月14日,根据平台发布了《关于停止产出NEAL和销毁未出矿部分NEAL的公告》称,自开通“提供流动性即挖矿”模式以来,NEAL流通盘每日以8~10%的速度迅速增大,导致价格剧烈波动,为避免投资者、矿工继续面临资产损失的风险,Coineal平台决定停止“提供流动性即挖矿”、“80%收入分红”的模式,并将未出矿的NEAL代币全部销毁并公示。

(7月14日Coineal平台公告截图)

至此,Coineal平台正式宣告结束了白皮书中提到的轰轰烈烈的“交易挖矿模式”和“持币分红”。

7月15日,在叫停挖矿交易模式的第二日,棱镜资本合伙人陈俊宏发布公开道歉信,公告中指出了Coineal交易挖矿模式失败的最大原因,即对资金需求的增速远大于资产价格的增速。在挖矿模式下,为获得价格的上涨,同时又能给矿工补贴,需要大量的新资金涌入,新资金的涌入需求会远超平台真实价值的增长速度,最后整个平台将沦为资金盘的游戏。尽管Coineal平台曾试图控制产量Neal,但已无法遏止Neal持续下跌的趋势。截至7月15日,平台最终不堪重负暂停交易挖矿模式,Neal币价已从开盘当日的1.65元,持续下跌至0.15元。

(7月15日Coineal平台公告截图)

陈俊宏还在公告中回顾了NEAL币价大幅下降的过程和原因,首次释放当晚的币价下跌是由于一行代码写错,将所有投资人未释放部分全部释放,造成市场瞬间价格异常,于是平台紧急停服,回滚数据。

之后的几日,头部矿工通过前端按键,以大笔刷成交额的方式赚走了大量的利润,中小矿工其实获得的利润很少,而头部矿工加快了整个平台的挖矿释放速度,按照当时的增速,不出半个月,整个矿就会被挖完。平台只能牺牲币价,砸盘以清除矿霸,但是挖矿模式决定了币价走势是螺旋式的,一旦价格进入跌势,平台币产量持续增加,只会进一步导致价格下跌。

但为保证早期投资者未释放部分的利益,在Coineal接下来的公告中表示,将拿出总数一亿的NEAL,即基金会已解锁部分NEAL和在过去两周过程中20%平台收入不断回购的NEAL,根据每位用户账户的具体损失情况进行相应的补偿。退还早期投资者未释放部分比例按照“未释放NEAL数量”/“最初ETH兑换比例”进行。

提供流动性挖矿,意味着用户在交易所中所有贡献通证流动性的操作,包括转账、交易、提现等,都可以产生平台币。加之“最高配置挖矿机器人”的上线,只会加速NEAL的解锁和平台币数量的激增,更易帮助持币量大的矿工快速完成出币过程和财富积累,进一步拉低平台币价格。因此,这一机制无法像平台介绍的那样“杜绝大量刷单者和量化交易团队”,反而为平台币的大量出矿增加了更多可能性。短期之内,交易所的流动性与交易量会实现暴增,但是一旦掌握大量平台币的矿工集中撤离,(即7月5日砸盘事件)并大量抛售平台币,平台的交易量会迅速下降。

正如陈俊宏所说,Coineal平台交易挖矿模式的失败在于新资金注入的缓慢,即真实的新用户交易增速远达不到平台运行的需求。真实的交易量远不足以弥补大矿霸流失所造成的平台流动性空缺,新用户投入的资金对于挖矿交易模式所需要矿霸支撑的交易量而言,只是杯水车薪。平台一开始依靠宣传噱头拉进一部分新投资者,但是后期缺乏吸引新投资者入场的动力,致使资金注入速度远比预想的慢,渐渐支撑不了平台的运营。此外,回顾整个事件,平台砸盘这一操作造成了以下几点危害:

首先,7月5日的砸盘事件系平台操控市场的铁证,直接丧失了用户对平台的信任。此举不仅使平台失去了已有的大矿工,也同时失去了二级市场投资人的信任。平台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的砸盘,都会迎来丧失用户的必然结局。

第二,因砸盘事件造成的NEAL币价的急转直下,加之平台分红和挖矿进度等信息的不透明,加剧了投资人对资金盘的担忧,更多的投资人急于将平台币脱手套现,而加剧币价的下跌。

第三,以上两点造成大幅度的币价下跌,也进一步使更多对平台持观望态度的投资人和矿工彻底失去投资兴趣,再无法吸引新用户入场,而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造成了挖矿交易模式的覆灭。

殊途同归的交易挖矿模式

在Coineal平台开启挖矿交易模式的短短十几日之中,单就挖矿模式启动对NEAL平台币的影响方面,模式启动实际并未对币价拉高做出太多贡献,NEAL价格上扬的持续时间仅四天时间。

从交易量方面,起初交易量大增,伴随价格的持续走低,同等资金交易将解锁更大量的平台币,直接导致了投资者收益的下降,严重挫伤持币用户的积极性,导致交易量的下降。

与目前交易挖矿模式尝试最为成功的Fcoin相似,交易挖矿模式下平台币币价呈现明显走势:开盘时,近乎全网的广告投放量与开始几日的赠币机制和极高分红,依靠此种模式吸引大量用户入驻交易,致使交易量迅速上升和币价的急剧拉升。维持此段币价上涨期的时长依靠平台资金实力决定。此后,交易所奖励机制发生变化,挖矿收益下降,矿霸和投资人开始陆续撤离,抛售平台币,导致平台交易量迅速下降,平台币价格暴跌。随着交易量的暴增暴减,平台币价也将暴涨暴跌,这会导致平台真实的用户交易量在大矿工撤走之后无法及时补入,而平台资金又输出困难之际,币价就将持续下跌,最终导致整套体系的崩溃。

(FCoin与Coineal平台币价波动对比)

整体来看,在交易挖矿激励模式下,平台币价扮演了游戏能否持续扩大并继续玩下去的最核心要素。为了保证币价的上涨及波动稳定可控,链得得编辑梳理目前市场上的经验教训,可以分为以下三种运营方式。

1、保持交易信息的公开透明

在交易挖矿的模式下,挖矿受益和进度信息的公开,作为矿工掌握平台进展的唯一知情渠道,显得尤为重要。Coineal仅在叫停交易挖矿模式之前,短暂公开了两日的挖矿进度和每日平台币分红的额度等信息。而更多的消息发布,如相关补偿和分红等信息,则选择通过微信社群方式传播。由于各类信息缺乏公开透明,矿工对平台信任降低,大量矿工集中在获取平台币后,急于抛售套现。这一趋势在Coineal出现矿霸砸盘后更为明显,币价极速缩水造成用户的集体恐慌,而加剧平台的恶性循环。

(陈杰质疑Coineal客服挖矿返佣金额的截图)

2、矿工利益共生关系,保证平台币价市场的相对稳定

在“交易挖矿+平台币分红”模式下,如果矿工没有与平台建立一定程度的共生利益关系,将很难产生维护币价稳定的条件。Coineal挖矿模式的短命主要原因之一是矿霸与交易平台在平台币的控制权上产生了对立关系。而这一交易模式需要矿工与交易所共同保证平台币价的发展可控,且以币价造成的利益最大化为调控目标,让平台币在合理范围区间波动。在这种情况下,币价是可控的,这也能让交易挖矿和返利政策有继续参与下去的价值支撑基础。

3、建立币价调控的最后屏障

交易所完全的去中心化很容易造成市场极端现象的出现,在交易挖矿模式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领域,还需要通过市场及多中心化的方式进行调节。FCoin与Coineal同样经历过平台币爆拉之后的砸盘,但FCoin在币价稳定进行了突破性的尝试。Coineal为稳定币价,采取了打压大矿工的砸盘,而这种币价调控手段并不可取。FCoin则设立饱受争议的平准基金,此举的初衷是为平抑以上原因可能造成的币价剧烈波动,这也是FCoin推出平准基金之后一直饱受诟病,却依然坚持启动这一机制稳定币价的重要原因。以平准基金来干预市场,无论出发点如何,其结果就类似于以“宏观调控”的经济手段干预市场。(本文独家首发链得得App,应受访者要求,陈杰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链得得雅烁 授权链得得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2

  • acchan acchan
    回复
    0

    支持支持

    11小时前 via pc
  • 链i链iXniCN 链i链iXniCN
    回复
    2

    支持支持

    08月09日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